談大陸醫美行業面對的困境與突破(一)

2018/10/24 2,362

撰文/陳世棟;整理/高芷瑩

從十年前開始了我在中國的行醫起點,到最近七、八年頭在上海的紮根,不敢說自己經歷了多少,但也算是小有經驗,目前大陸的醫美整形行業雖然是非常的風火,但是看似榮景正盛的業內卻是出現了很多的問題,這些問題有來自正規行業內的,也有來自行業外的,這些問題不僅衝擊了醫美整形行業的現在,更影響行業的未來。


20年前開始有美的意識

大陸的醫美整形行業起於二十幾年前,當時經濟快速起飛,大家除了追求物質上的享受,也開始有了美的追求,而醫美整形行業就在這種需求之下大量增長,當時可能因為資源稀缺的關係,可能打個肉毒桿菌瘦臉就有達到索價十萬人民幣的天價,豐個唇收個十萬塊也並不是少見的事,甚至搞個開運眉也有天價,但是隨著市場的供需改變,這些高價也是非常少見的。

 

供需改變 象徵追求美的不同

供需的改變要分開來做說明,首先說供的部份,最簡單的就是醫美整形機構的增加,以上海為例,十多年前上海的醫美整形機構不過一百多家,但是現在何止二千家,這就代表供的部份已增加了將近二十倍;除此之外,因為醫美整形的高回報,很多美容院和個人工作坊也不幾的投入這個市場,以保守的估計,這個數字是正規醫療機構的數倍之多,因此粗估在非正規整形醫美機構做治療的項目幾乎十倍於正規醫美整形機構。除了機構以外,投入市場的人力也有著很大的改變,因為醫美市場的發達,來錢比較快,經過幾年的培訓就可以晉升為主診醫生,有獨立操作整形美容手術的能力,收入可以比傳統醫療的主任級醫生要高好幾倍呢!在這個誘惑下,很多的醫生甚至放棄原來的專業,重新投入整形美容領域,這也造成這個行業人滿為患。

再來說需求方的求美者,求美者在這麼二、三十年的過程中有著什麼樣的改變,首先在大陸的求美者的先驅者都是比較有經濟實力的,一般來說就是人群中的百分之一,不然也不會隨便做個臉就可以收費一百萬人民幣,這些求美者經過了這麼些年,還是繼續的進行美的追求,是屬於固定的消費群,但是隨著整形醫美的的大量流行還有市場的透明化,有著另外一些消費群開始進入了這個醫美市場,這包括了幾種人群,第一種是追求品質的求美者,她們可以接受比較合理的價位,接受專業醫師做的正規的治療,第二種是比較年輕的求美者,因為經濟實力比較差,而且審美也有一些偏差,就想做一些流水線的五官調整,也就是網紅臉大量產出的原因;第三種就是貪便宜的求美者,特別是微整形的求美者,會因為美容院或是個人工作坊比醫療機構便宜,就不顧危險的去治療,也因此造成了很多的不幸,這樣總體的客量增加不超過五倍。相對於醫療機構的成長,最少有四倍的差距。

大陸的供需問題到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已經出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醫療機構少,搞個一家就是金雞母,就能生錢;隨便做個廣告就能吸客,客人也比較願意花錢;現在醫美整形機構多如牛毛,加上醫療信息滿天飛,拓客的難度與成本不斷的增加,以前的網路競價已不能有效的增加客源,新的營銷模式和各種視頻網站等的推廣都增加了運營的成本;有些醫療機構自己沒有拓客能力,完全依靠渠道商,天價的分成造成機構扣除房租、水電、行政人員、護理人員、材料成本和醫生的所得,利潤不足百分之十五,甚至有的不到百分之十,而且風險都背在醫療機構身上,這些問題讓醫院想要運營都是很困難的。

 

美容市場持續成長  未來令人期待

雖然面臨著這麼多的挑戰,大陸的整形醫美市場仍然是很有未來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的經濟還是屬於一個成長的狀態,消費能力是很強的,加上大陸的人口基數大,消費群眾是很大的,還有美容整形信息在互聯網、微信和視頻網站等的強大傳播能力,大陸的整形美容市場還是會持續成長的,做為一個在大陸將近十年的行業經驗的我,提供我對大陸的醫美整形市場目前的一些視角,對於這個龐大的市場,我還是看好的,台灣醫生有什麼利基,我在下次的專欄中再和大家分享。

 

陳世棟 醫師

從事醫療工作多年,是義大利DEKA公司激光溶脂國際訓練講師及以色列ALMA(深藍)國際訓練講師,為中國整形美容外科學全書《微創美容外科學》編者之一,也是台灣美容醫學醫學會理事及美容外科教育長,長期從事醫學美容臨床及教學工作。本身有外科、內科及醫學工程專業背景,專研於先進的醫美技術開發,在激光溶脂、自體脂肪移植、幹細胞治療、端粒酶抗衰老治療及複合式無痕微整形等都有非常精湛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