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醫美遭遇「疫情」,下一步會如何呢?

2020/03/16 7,959

撰文/楊錦華;整理/編輯部

截止到今天,新冠肺炎疫情還未完全得到控制,和絕大多數企業一樣,醫美行業的從業者也在家快待不下去了。在2019年就已經遭遇了醫美「寒冬」,2020年又因為疫情導致暫停醫美診療,業績和生存的壓力可想而知。這次疫情會給醫美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影響有多大,機會在哪裡,醫美發展是否能夠撥開迷霧見晴天,成為眾多醫美人關心的問題。


中國大陸多地暫停醫美診療

為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從今年2月份開始,大陸多省市乃至區縣一級衛生主管部門陸續發佈通知,各類門診部、診所(含中醫、中西醫結合)全面停診,口腔科、整形(美容)科、眼科等醫療機構與綜合醫院內相關專科非必需診療項目全部暫停,只保留必要的急症服務。

 

疫情過後將加速機構淘汰

有數據表明,2019年可查的倒閉的醫美機構至少有2600多家,實際上可能更多,盈利機構的佔比不足20%,也就是至少有70-80%的醫美機構處於虧損或勉強維持的狀態。受疫情影響,今年什麼時候能夠正常營業還是未知數,第一季度業務勢必受影響。

醫美機構從過去的野蠻生長、遍地開花,到行業的良莠不齊,再遭受此次疫情的考驗,「爆雷」、「淘汰」、「倒閉」也是必然趨勢。此次疫情後,會加速淘汰缺乏競爭力的機構,沒有足夠現金流支撐而苟延殘喘的機構會「爆雷」,也會倒閉一些時運不濟的新機構,也客觀上會讓一些真正優質,且具有長足發展潛力的醫美機構脫穎而出。

聯合麗格董事長李濱認為,越是小型的機構,抗風險的能力反而越強,特別是醫生創業的機構,成本低,船小好掉頭。「所以,醫生們的心態應該是最平和的,投資人的心態普遍焦慮中。」

 

疫情持續越久,對行業影響多大?

如果疫情持續,醫美機構遲遲不能開門營業,將會對醫美行業造成什麼影響?李濱表示,比較樂觀的估計是在2020年2月末,疫情得到初步的控制,拐點已經出現,正常的生產經營秩序開始逐步回到正軌,醫美行業也都相繼開張納客。消費端復蘇得沒有那麼快,會遲後一個月。如果按這種估計,那麼這次疫情對醫美行業的影響就有限了。假如3月份能夠控制住疫情,那麼2020年的醫美總體營收,或許能夠與2019年不相上下,增長的可能性比較小。

假如疫情蔓延到了4月份,市場5月份開始恢復,那麼對於醫美業來說,將會有一定的損失,有一批機構恐怕撐不下去了,能夠堅持下來的,會將市場的存量加以消化,新入局的機構不會太多,有些機構會出現並購,客觀上形成優勝劣汰的結果,加速了本來就會來的洗牌。預計到年底的時候,營收將比上一年度降低20%左右,全行業虧損。

 

醫美是「口紅效應」受益者 疫後將迎來報復性消費

「口紅效應」是指因經濟蕭條而導致口紅熱賣的一種有趣的經濟現象,也叫「低價產品偏愛趨勢」。每當在經濟不景氣時,口紅的銷量反而會直線上升。這是因為即便經濟不景氣,人們的慾望卻不會即可停止,同時因為經濟不景氣,首先削減的是那些大宗商品的消費,如買房、買車、出國旅遊等,這樣一來,反而可能會比正常時期有更多的「閒錢」,正好去購買一些「廉價的非必要之物」,從而刺激這些廉價奢侈品的消費上升。天貓醫美雙十一的線上成交額創歷史新高,也從數據層面印證了這一點。

醫美資深人士馬列認為,現在醫美的微整和皮膚項目,已經有了非常明顯的「口紅屬性」:價格不高、除了實用還有附加價值。他表示,醫美行業決策者可以利用這一規律,適時調整自己的促銷政策和經營策略,就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所謂「大環境」的負面影響。需要注意的是:口紅效應也需要人為拉動,需要醫美從業者放大項目的附加價值、普及類項目的價格要有競爭力,還要創造消費場景,引爆消費者的消費慾望。

 

醫美機構的對策只有一個 —— 節約

李濱表示,即使疫情回落,到徹底銷聲匿跡,肯定要有過渡期,過渡期的長短難以準確預測,但是它一定存在,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他說,醫美機構的對策只有一個 —— 節約,準備四到五個月的錢,讓機構能夠活下來,「員工們的工資不能不發,實在沒錢了,就發生活費,工資先欠著,大伙兒商量著來」。

 

美的達人 楊錦華

兩岸醫美經營管理專家、深耕美業十餘年,具備敏銳市場觀察能力
上海漾萊 ‬董事總經理
漾萊學院 ‬創辦人
漾程式皮膚管理 ‬創辦人
美加時尚顏值知識分享平台 ‬創辦人